<acronym id="2mqea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2mqea"><small id="2mqea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2mqea"><center id="2mqea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2mqea"><center id="2mqea"></center></acronym>
王鵬:竹杖行千里,伏脈亦朗然
發布時間:2020-07-10




空谷足音 | 竹杖行千里,伏脈亦朗然


空谷足音 | 竹杖行千里,伏脈亦朗然

王鵬,我?;瘜W系副教授,主持三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并發表SCI論文三十余篇;開設《生物化學》和《儀器分析實驗》課程。我校2018年度“教學優秀獎”獲得者。



一起吃飯嗎?

王鵬接到學生約午飯的電話,收拾好桌上的文件匆匆往食堂趕去。在穿梭校園的過程中,周圍景致盡收眼底:白云在天空舒卷,灰喜鵲跳躍于松柏腳下,草坪上的露水、樹上的鳥巢———這些都是他每天行走在校園時不會忽略的美好。用餐的一個多小時里,王鵬與學生話題不斷,他們談論的范圍不只限于化學領域,還有時下最流行的新聞、年輕人才懂的“?!?、“村上春樹與馬拉松”、“席琳·迪翁和中國書法的關系”、“經史子集和通識教育”……種種天馬行空的思想交匯,每天的點滴交流,使師生更加了解彼此,關系也更加親密。而這個與學生一起吃飯的習慣,王鵬堅持了11年。

墨綠色的理工樓里,每天有很多日常工作等著他去處理。除了備課任務和研究生管理,他還時刻關注學生的科研進度。在一間能容納二十人的辦公室里,他和學生們工作了將近十年。這種環境里,學生們更多的問題和想法都能迅速得到針對性反饋。對他而言,“和學生們在一起,算是一個小小的堅持?!?/span>

王鵬2007年來到人民大學,這是他第一次以老師的身份登上講臺,從中科院的研究員轉身成為教學科研型的大學教師,這一路走來并不輕松。他坦言自己并沒有系統學習過《生物化學》這門課程,所幸之前相關的科研經歷積累了許多實踐經驗。為了達到更好的教學效果,他慎重地選擇教材、設置框架,推敲課件細節、不斷刪減添加內容,即使同一堂課已經反復演練了無數遍,他仍然會將“準備”當作“必修功課”認真對待。他開設的課程雖然只有兩個學分,但“分量”卻很重。王鵬自嘲剛開始教書的時候,常常因為上課前突然想到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,把自己嚇出一身冷汗,而如今他終于可以游刃有余地站在講臺上了。

每年相同的課程對王鵬而言都是一次嶄新的學習機會。他不斷拆散再重組原本熟悉的知識體系,以更加貫通的思維引導學生。比如用ATP(三磷酸腺苷,生物體中能量的載體)串聯起所有的生物化學反應;探尋化學儀器的原理本質,把雜亂無章的知識融會貫通。各種單一的知識線路“勝利會師”之后,學習者的知識結構就會變得更加穩固又不失靈活。他說當老師遠比當初想象的要辛苦得多,但這樣一個角色卻給了他幸福的感覺:每當走在靜謐的校園,每當和學生一起吃飯聊天,每當大家全神貫注地聽他講課時,這種幸福感便會從四周涌來,“幸虧我是教師!”王鵬感嘆道。


空谷足音 | 竹杖行千里,伏脈亦朗然



最近又買了什么書?

      王鵬的手機購物車里幾乎全是書。特別是最近幾年,從與理學院“悅讀會”結緣伊始,他開啟了前所未有的“讀書和購書高潮”。家里的書柜上擠滿了各類書籍,其中不乏十分冷僻的書。主題從哲學宗教,到歷史政治,再從戲曲詩詞到武俠傳奇……駁雜的讀書趣味一方面來自于個人愛好,另一方面他相信萬事同理,表面上越是相差甚遠的東西,越容易激活觸類旁通和另辟蹊徑的神經?!渡锘瘜W》課堂上,他會用‘草蛇灰線,伏脈千里’來類比課程里或明或暗的線索,“最好的學習者應當是能找到和掌握隱形線索的用心人”,他對學生們說道。

回憶起讀書興趣的源頭,王鵬表示十分幸運。90年代初,出版和快遞業不像今天這么發達,想買書就只能親自去書店淘,一個就讀于中文系的老朋友,大學時代經常拜托他采購圖書,每次開學前王鵬都會收到一張長長的書單。這一幫別人淘書的經歷從大學時代延續到研究生階段,淘書的地點也從鄭州轉移到北京。書單上的書最終只找到了十之二三,而書單上的人名和書名在一次次親密接觸中刻在他的心中,其中很多就成為多年后他讀書興趣的源頭,“比如詩詞評論類里的《靈犀詞說》,”他感慨,“這樣的緣分還有很多?!?/p>

在很多人看來,把一本大部頭的書“讀薄”需要合適的心境,但王鵬認為,“心境從來不會先有”。他并不是在很想讀書的時候才讀書,而是一開始就強迫自己去讀,書中的收獲會有所反饋,這將給他繼續讀下去的動力?!靶木承枰囵B,不會憑空產生?!薄啊锻蹙S集注》還剩下最后幾十頁了,《董橋七十》剛剛開始,手機上的網絡小說《撿漏》還在等待更新,還有每期必買的《讀書》……”一字一文,一章一書,王鵬始終熱愛讀書帶給他的純粹和滿足。


空谷足音 | 竹杖行千里,伏脈亦朗然



下一個目標是168公里

      翻開王鵬的微信朋友圈,十之八九都是有關跑步的動態。50公里的越野馬拉松王鵬已經完成了7個,100公里的馬拉松也在18年上半年實現了零的突破。只看馬拉松的跑步距離或許并沒有特別深的感觸,但對于用雙腳一步一步量出每一公里的參與者,這個距離意味著傷痛、忍耐、恐懼,也意味著堅持、享受和收獲。在馬拉松過程中,王鵬發過燒,中過暑,曾拌著飯吞咽藿香正氣液,腳底下水泡讓他每一次踏足都伴隨著尖銳的疼痛,他出汗到虛脫,小腿扭傷,肌肉抽搐,頸椎腰椎出現問題……“每次跑到后半程,基本都是在‘咒罵自己為什么報了這么坑人比賽’的過程中度過?!蓖貔i笑道,“但每次跑到終點,又會立刻計劃下一次參加比賽的日程。

王鵬并不是從小就喜歡跑步,這個愛好和讀書一樣,來源于巧合邂逅。八九年前,剛到人大工作的初期,由于長時間生活不規律和缺乏運動,他的身體狀況跌到谷底,最嚴重的時候連爬幾層樓都會感到腿部肌肉疼痛。也是在那個時候,他經歷了父親病逝,第一次體會到生老病死沉重,第一次真切意識到好好活下去這件事并不容易。所以,當有人邀請他一起跑步運動時,他沒有多想,就答應了。

王鵬第一次只跑了200米,身體實在不行了,又走了100米,走完之后,又接著跑了200米。他在跑道上每天堅持著,終于在一個月后,他能跑下5公里了,但馬拉松半程賽是21公里,他還沒跑過這么遠。當比賽前他領到一系列裝備的時候,他笑話自己,“就這個水平還有膽量來跑半程?!?/p>

2小時45分鐘。王鵬一輩子都會記住這個時間,他居然完成了21公里的馬拉松,這個距離已經遠遠超過了一般人的極限?!澳闶俏艺J識的人里跑得最長的!”同事們圍過來為他祝賀。他的腿不知道疼了多久,但完成比賽的愉悅感卻保持了三個月。第二年,王鵬開始跑全程馬拉松(42公里)。在拿下第一個全程之后,這個肉體修煉的征程再也沒有斷過。

      他熟知校園里每一條路線的距離,因為他都跑過。他也經常從家跑到學校,“有兩條路線,一條25公里,一條28公里”……在不斷地訓練中,王鵬從身心上體會到人最基本的需求是“餓了就吃,困了就睡”,而其他的添加最終都是不重要的。此外,他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,并對自己的生命有了一定的掌控。他回憶起跑第一個越野賽的情形,50公里加3千米爬山(相當于爬六遍香山)的賽程讓王鵬在完成后不可遏制地迸發出淚水。他由衷地笑起來,說下一個目標是168公里。

      王鵬如一位拿著竹杖的隱者,不露鋒芒地前行,踏足多個領域,見證看似無關的事物在某個側面相遇,并贊嘆道“原來如此”。化學、文學、馬拉松、哲學……它們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系,等待有眼光的人去洞察。這就像爬山,當我們在密林中穿行時并不知道山脈的肌理,而當我們走到更高處,俯瞰叢山,伏脈才變得如此清晰可見,朗然于心。


空谷足音 | 竹杖行千里,伏脈亦朗然



本文原載于中國人民大學報第1693期

文字 / 學生記者 周子杰

編輯 / 劉思凱

空谷足音 | 竹杖行千里,伏脈亦朗然






原文始發于微信公眾號(RUC記者團)


分享:
三公游戏